複製鏈接 | 瀏覽器收藏 | 打印
  • «
  • 1
  • 2
  • »
  • 第1頁 / 共2頁   
級別: 版主
樓主  發表於: 2007-03-09 20:14

 《大汉情缘大漠谣》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弄泪弦 从 玄幻/穿越 移动到本区(2009-04-25)
步步惊心作者桐华又一力作!!!琪儿推荐~~~



------------
第一章·往事(1)
------------

  日子轻快一如沙漠中的夜风,瞬间已是千里,不过是一次受伤后的休息,草原上的草儿已经枯萎了三次,胡杨林的叶子黄了三次。三年多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随着狼群,从漠北流浪到漠南,又从漠南回到漠北。打闹嬉戏中,我似乎从未离开过狼群,与阿爹在一起的六年似乎已湮没在黄沙下,可惜……只是似乎。
  沉沉黑夜,万籁俱静。篝火旁,我和狼兄一坐一卧,他已酣睡,我却无半丝睡意。白日我再次看到匈奴军队,三年中的第一次,措手不及间隆隆马蹄声惊醒了尘封多年的过去。
  九年前,西域。
  一个人躺在沙漠中,我盯着他的眼睛,他也盯着我。有蜥蜴从他脸上爬过,他一动不动。我好奇地用爪子轻拍了拍他的脸颊,他依旧没有动,但微不可见地扯了下嘴角,好像在笑。
  我从太阳正中研究到太阳西落,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躺着不动,他快要渴死了。
  直到现在我依旧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救他,为什么把自己很费力很费力捉住的小悬羊给了他,为什么莫名其妙地给自己找了个阿爹!难道只因为他的眼睛里有一些我似乎熟悉、又不熟悉的感觉?饮过鲜血的他,恢复体力的他,做了据说人类常做的事情——恩将仇报。他用绳子套住了我,把我带离了狼群生活的戈壁荒漠,带进了人群居住的帐篷。
  他喝了小悬羊的鲜血,可是他却不准我再饮鲜血、吃生肉。他强迫我学他直立行走,强迫我学他说话,还非要我叫他“阿爹”,为此我没少和他打架,他却一无畏惧。每一次的打架都是我落荒而逃,他又把我捉回去。
  折磨、苦难、煎熬,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如此对我,他为什么非要我做人?做狼不好吗?他对我说,我本就是人,不是狼,所以只能做人。当我开始学写字时,我想明白了几分自己的身世:我是一个被人抛弃或者遗失的孩子,狼群收养了我,把我变成了小狼,可他又要把我变回人。
  “不梳了!”我大叫着扔掉梳子,四处寻东西出气。折腾得我胳膊都酸了,居然还没有编好一条辫子,本来兴冲冲地想在湖边看自己梳好辫子的美丽样子,却不料越梳越乱,现在只有一肚子气。
  天高云淡,风和日丽,只有一只半大不小的牛在湖边饮水。我鼓着腮帮子看了会儿黑牛,偷偷跑到它身后,照它屁股上飞起一脚,想把它赶进湖中。牛“哞”地叫了一声,身子纹丝不动,我不甘心地又跳起给了它一脚,它尾巴一甩,扭身瞪着我。我忽然明白事情有点不妙,找错出气对象了。应该欺软不欺硬,这头牛是块石头,我才是那个鸡蛋。
  我决定先发制牛,弓着腰猛然发出了一声狼啸,希望能凭借狼的威势把它吓跑。往常我如此做时,听到的马儿羊儿莫不腿软奔逃,可它居然是“哞”地一声长叫,把角对准了我。在它喷着热气、刨蹄子的刹那,我一个回身,“嗷嗷”惨叫着开始奔跑。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骂固执蠢笨的人时会用“牛脾气”了。
  狼和牛究竟谁跑得快?我边“啊啊”叫着,边琢磨着这个问题。等我屁股堪堪从牛角上滑过时,我摸着发疼的屁股,再没有空胡思乱想,专心地为保命而跑。
  左面,急转弯,右面,再急转弯,左面……
  “牛大哥,我错了,你别追我了,我再不敢踢你,我以后只欺负羊。”我已经累得快要扑倒在地上,这只牛却蹄音不变,“得得”地想要我的命。
  “臭牛,我警告你,别看现在就我一只狼,我可是有很多同伴的,等我找到同伴,我们会吃了你的。”蹄音不变,威胁没有奏效,我只能哭丧着脸继续跑。
  我大喘着气,断断续续地道:“你伤……了我,我……我……我阿爹会把你煮着吃了的,别再追……追……我了。”
  话刚说完,似乎真起了作用,远处并肩而行的两个人,有一个是阿爹。我大叫着奔过去,阿爹大概第一次看我对他如此热情,隔着老远就大张双手扑向他怀中。他脑子一热,竟然不辨原因,只赶着走了几步半屈着身子抱我,等他留意到我身后的牛时,急着想闪避却有些迟了。他身旁的男子箭步拦在了阿爹身前,面对牛而站。
  我大瞪着双眼,看着牛直直冲向他,眼看着牛角就要触碰到他,电光火石间,他双手同出,握住了牛的两只角,黑牛愤怒地用力向前,蹄子踏得地上草碎尘飞,他却纹丝不动。我看得目瞪口呆,脑子里唯一冒出的话是:如果他是狼,肯定是我们的狼王。
  阿爹抱着我避开几步,笑赞道:“常闻人赞王爷是匈奴中的第一勇士,果然名不虚传。”那个少年侧头笑道:“一点蛮力而已,所能降服的不过是一头小蛮牛,哪里能和先生的学识比?”
  阿爹看我挣扎着要下地,放了我下去:“我所懂的不过是书上的死道理,王爷早已经从世事中领会。”
  我走到少年身旁,照着牛腿就是一脚:“让你追我!还追不追?追不追?踢你两脚,竟然敢追得我差点跑死。”
  本来已经被少年驯服了几分的牛忽然蛮劲又起,摇头摆尾地挣扎着。阿爹一把拽回我,对男子抱歉地说:“这是小女,性格有些刁蛮,给王爷添麻烦了。”又扭头对我道,“快些给王爷行礼问安。”
  我立着未动,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彼时的我还不懂如何去欣赏人的美丑,可那样的英俊却是一眼就可以体会到的。我痴看了他半晌,叫道:“你长得真好看,你是匈奴人中最好看的男人吗?不过於单也很好看,不知道等他长得和你一样高时,有没有你好看。”
  他轻咳两声,欲笑未笑地看了阿爹一眼,扭转头专心驯服小牛。阿爹面色尴尬地捂住我嘴巴:“王爷见谅,都是臣管教不当。”
  黑牛戾气渐消,他谨慎地松开手放黑牛离去,转身看见阿爹一手捂着我嘴,一手反扭着我的两只胳膊,而我正对阿爹又踢又踹。
  他颇为同情地看着阿爹道:“这可比驯服一条蛮牛要费心血。”
  把我和蛮牛比?我百忙之中还是抽空瞪了他一眼。他微怔一下,摇头笑起来,对阿爹道:“太傅既然有事缠身,本王就先行一步。”
  他一走,阿爹把我夹在胳膊下,强行带回帐篷中。我看到过草原上的牧民用鞭子抽打不听话的儿女,阿爹是否也会如此?正准备着和阿爹大打一架时,阿爹却只是拿了梳子出来,命我坐好。
  “披头散发!左谷蠡王爷不一定是匈奴中长得最好看的男人,但你一定是草原上最丑的女人。”
  我立即安静下来,一把拽过铜镜,仔细打量着自己:“比前一日我们看到的那个牙齿全掉光的老婆婆还丑吗?”
  “嗯。”
  “比那个胖得路也快走不动的大妈还丑吗?”
  “嗯。”
  我噘嘴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蓬蓬,间中几根青草,鼻尖和脸颊上还染着几点黑泥,说多狼狈有多狼狈,唯独一双眼睛,仿若秋水寒星,光华闪动。
本部分內容設定了隱藏,需要回復後才能看到
[ 此贴被街舞琪儿在2007-03-10 19:16重新编辑 ]
級別: *
1樓  發表於: 2007-03-10 15:43
琪儿  属于什么类型的小说啊
湖北省武汉市电信 頂端
級別: 版主
2樓  發表於: 2007-03-10 19:02
嘿嘿...我还在看呢...不确定....
級別: 中級會員
3樓  發表於: 2007-03-10 19:54
好象很好看的样子
級別: *
4樓  發表於: 2007-03-10 20:00
载下来,现看看内容怎样?
上海市静安区/长宁区电信ADSL 頂端
級別: 版主
5樓  發表於: 2007-03-10 20:01
恩恩.初步鉴定......还是不错的...
級別: *
6樓  發表於: 2007-03-30 18:58
有下载么?
山西省太原市电信 頂端
級別: *
7樓  發表於: 2007-04-08 13:19
琪儿  属于什么类型的小说啊
江苏省无锡市电信ADSL 頂端
級別: *
8樓  發表於: 2007-04-10 14:15
写的很不错的一篇文章
北京市光环新网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頂端
級別: *
9樓  發表於: 2007-05-20 19:43
广东省广州市电信(番禺区) 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