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 瀏覽器收藏 | 打印
  • «
  • 1
  • 2
  • »
  • 第1頁 / 共2頁   
級別: 鑽石會員
樓主  發表於: 2007-03-31 11:48

 苦荞茶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小沁 执行取消加亮操作(2007-10-13)
前些日子,想极了茉莉花茶,只要一想象茉莉的清香,便“欲罢不能”,忍不住向朋友们发出信息,一位学弟说,这里有,然后告诉我他住的地址。后来被些许事务耽搁了,便忘记了,也忘记了对茉莉花茶的迷恋。

前天晚些时候,又想喝茶,四处找寻,朋友指着我的书架说,看,那里不是有?苦荞茶?惶惶中意识到,原来自己有茶可喝,可惜没有茶具之类,接些热水便开始冲泡,何其简单。

苦荞茶,确切的讲不是茶,它是苦荞麦的麸皮经过压制加工凝块而成,久泡不散,茶色明绿,经常饮用,据说,强身健体。

苦荞茶是凉山的特产。凉山是小白魂牵梦萦的地方,很早的时候,她说,有生之日一定要去那里执教(支教),哪怕仅仅一两年。去年暑假吧,天津日报社组织大学生去凉山参加实践活动,小白的文章写的好,和组织者关系熟络,然后她报名,体检面试,接着入选。然后忐忑不安的告诉我“我要去凉山半个月”。我说,去吧。

她或许知道我好茶吧,于是帮我带回了几包当地的茶,也包括被我带到这里的这包苦荞茶。从凉山回来后的小白变的坚强,一如去之前,我对她所说,这样的一趟行程,会对你的人生观价值观有很大的影响。那个时候她说“不信!”等她回到家的时候,我也临近返程,没有更多的交流,只匆匆的见过一面,她的皮肤被高原的紫外线照射的好黑。

2006年那个暑假过得异常辛苦,母亲突然的病重,让只身在家的我,也有些措手不及。平日里那么健壮的母亲,突然变得虚弱不堪,把母亲抱上车的时候才发现母亲已经好瘦了。所幸一切并无大碍。半个月后,父亲拖着疲惫从内蒙古回到家,我也临近了归期。(我着实不擅长记述这段艰辛..)

几个月后,平静的分开了。很像去年这些时候写的那篇未完成的小说,平静的分开,如此的相似。小白说过,你有预言的能力,我还是不要看你的小说。我不敢。只是小白没有猜到,无论看不看这部小说,如果结果已定,那所有的预言不过是骗人而已。

现在的小白应该可以去实现她的理想了吧,“只是少了最初梦想里面的我”。苦荞茶,虽名为“苦”,实则不苦,我狠狠地喝了一口,分明的,苦从心来。
闪耀的看不见别人
級別: 網絡作家
1樓  發表於: 2007-03-31 18:28
也许苦从心来,正是这样的
晕晕中毒了......
級別: 榮耀嘉賓
2樓  發表於: 2007-04-01 10:49
苦荞茶....... 没喝过.......
級別: *
3樓  發表於: 2007-04-01 11:09
thanks.......
美国 頂端
闪耀的看不见别人
級別: 網絡作家
4樓  發表於: 2007-04-01 11:24
苦涩后会有浓厚的味道~
只是在于那一秒的永恒是否冒天下之大不韪
級別: 版主
5樓  發表於: 2007-04-01 13:17
如果现在有比我心更苦的东西,我想喝。
闪耀的看不见别人
級別: 網絡作家
6樓  發表於: 2007-04-01 13:19
不要那么伤感拉
級別: 鑽石會員
7樓  發表於: 2007-04-01 16:08
今天一位朋友问我,说,你和你的文字分开吗?
我说能。现实的我和文字的我很相似,但是我却能分开现实和文字。毕竟,我们不能永远伤感,毕竟我们在努力着,努力着生活,努力着在这个繁杂的世界里取得一席之地。

所以,即使是心痛,即使是不愿,我还是要分开。
級別: 鑽石會員
8樓  發表於: 2007-04-01 16:09
苦荞茶,香,有甜味。
級別: 高級會員
9樓  發表於: 2007-04-02 10:14
引用第7楼yiyi于2007-04-01 16:08发表的  :
今天一位朋友问我,说,你和你的文字分开吗?
我说能。现实的我和文字的我很相似,但是我却能分开现实和文字。毕竟,我们不能永远伤感,毕竟我们在努力着,努力着生活,努力着在这个繁杂的世界里取得一席之地。

所以,即使是心痛,即使是不愿,我还是要分开。

不能,以手写心,在陌生的环境里,丢出一片心事,更加是毫无负担的畅快
我又怎么能放弃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