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 瀏覽器收藏 | 打印
青草肆虐,花开荼蘼,日光倾城,岁月静好
級別: 網絡作家
樓主  發表於: 2012-08-30 19:38

 罂粟流年

飘满罂粟的流年,
很多事情很难说清对错,
有时纵使是错的,
也不得不明知故犯,
貌似这是一种普遍的不由自主,
可以说是一种顽固的坚持,
也可以说是一种身不由己的偏执,
梦想与现实之间总存在这么一个方差,
也总有一些敏感的神经凭空造出一面无限放大的凸透镜,
让这差距放大到极致,
我们自顾自的怜悯自己渺小的情感与自尊,
没有几个人有暇顾及别人的失魂与落魄,
因为我们没这个特质,
也没这个资本去悲天悯人,
理想是最廉价的低值易耗品,
同时又是最虚无的奢侈品,
不断有卑微的理想被践踏于脚下,
也不乏有梦想成真让人欣喜若狂,
没有伤感是毫无根据的,
也没有快乐是不知来由的,
说到底这两者都是我们自找的,
在风平浪静的时候,
何必冥思苦想,
非要给自己一个或喜或悲的情绪,
让空虚的灵魂去抱着感慨,
感慨中,
有时,
笑容里绽放出的未必是幸福,
有时,
泪水里蔓延着的也未必是感伤,
可以宣泄出来的都可以慢慢沉淀,
只有无法表达的才总挥之不去,
只是,
不是所有的情感都可以被抒发,
不是所有的文字都可以流畅于笔下,
每个人以不同的姿态匆匆过往,
陌路的风景且善待,
身边的一切且珍惜,
过去的岁月未必有违愿望,
留下的时光也未必忠于理想,
“成长是忘记了提问的回答,
然后是回忆比幻想还不真实。”
在路上...